方舟子、罗永浩、带三个表和他的对手们

| 2006年12月28日星期四

世界上有两种人,一种是欣赏和佩服那些让自己半懂不懂的事物;一种是只欣赏和佩服那些自己深深理解的的东西。前一种毫无疑问是多数,只要想想汪国真的诗、庞中华的书法、汪丁丁的经济学和余秋雨的文章,就能理解。我高中就深黯此道,当其他人还在闷骚着诵读“我不知道风,往哪一个方向吹”的时候,我就牛逼的在黑板上写:
“长发披遍我两眼之前,
遂割断了一切羞恶之疾视,
与鲜血之急流,枯骨之沉睡。
黑夜与蚊虫联步徐来,
越此短墙之角,
狂呼在我清白之耳后,
如荒野狂风怒号:
战栗了无数游牧”
抄袭的这种诗歌,不知道战栗了多少姑娘心中的小鹿,不过那时候民风古朴,只能看不能摸,这样我才侥幸考上大学。后来我找媳妇儿的一个重要标准,就是智商不低下到会被余秋雨及四人帮余孽蒙蔽——一个连真感情和假模假式的文字都不能辨别的人怎么会值得深爱呢?

跑题了,这不是一篇关于择偶标准的blog。说的是方舟子、罗永浩和带三个表,他们是那些坚信自己所理解的那些人,他们永远是少数。他们blog所传达的是真情、实感,甚至是一种信仰,这才有生命力和真正的感染力。带三个表被国外什么评为牛逼博客,说中国博客老大之类,他的影响力不在于他有多幽默(还不如你去看成人笑话大全),不在于他有多热点,不在于他有多玩世不恭,多么有词藻,而是文字背后那种对待生命、对待信念的认真的坚持的态度。

也许他们从来都不存在真正的对手,只是周围起哄的苍蝇多了,人难免会难受。


2 评论:

seehi 说...
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。
seehi 说...

说的真对!赞!